广东成考网

不吃芳华饭,女人做制片人的优势便是耐性强
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右侧广告位一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什么工作加上“女”的前缀,听上去就有一些弱势的意味,比方,最近在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上抱怨的“女演员”。而“女制片人”,你是不是更不熟?

依据一项媒体查询,四成受众不了解制片人这个工作,而对制片人有所了解的读者中,60%的人只知道1~3位女人制片人,有20%的人一位女人制片人都不知道,知道6位以上女人制片人的受众只要4%。而事实上,在制片人一行,女人并非少量。比方,在阿里影业的内容制造部分中,近60%的制片策划人员为女人;在工作室担任人中,有6位担任人为女人制片人,占比超越九成。

近来,一场由淘票票与FIRST青年电影展联合主办的“请答复,女人制片人”沙龙在北京举办。刚入行的年轻人的困惑,长辈们用自己的故事答复。

公司对制片人岗位的要求是男性

20多岁的潘梦琪是北京电影学院的一名研究生,工作抱负是成为一名优异的制片人。立刻毕业了,求职的她有些迷茫:“很顺畅地过了书面考试,面试时,公司担任人发现我是女的,就会问,你一个女孩敷衍得来吗?你跟得了组吗?他人会服你吗?”潘梦琪说,“乃至有的公司对这个岗位直接要求男性,我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。

壹心文娱开创合伙人陈洁,制片著作有《北上广不相信眼泪》《亮光少女》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《陆垚知马俐》等。“只有当剧组的男同胞们说‘咱们出去抽个烟吧’的时候,我才觉得作为女人有点不太便利。”陈洁笑着说,“与其说女人制片人,我更乐意说,我的性别是女。”

制片人谭芷珊的代表作有《玉观音》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《奇门遁甲》等。“我妈妈说我穿得太褴褛,不愿拾掇自己,我说不会有人由于我穿得美丽就来找我,咱们制片人是拍戏的,是膂力活儿,更是脑力活儿。”谭芷珊说,“我朋友说我像老母鸡,各个部门都要和谐。制片人再凶猛也凶猛不过你的团队,这是老母鸡的职责。”

有一次,为了一个项目,谭芷珊跟着导演、艺人,去和一群院线司理喝酒,“电影很文艺,但面前都是小龙虾、啤酒”。谭芷珊并不否定这个饭局的必要性,“院线司理了解各地的状况,懂宣发。导演觉得海报不好看,但他们会知道这个是观众喜爱的风格。你要以敞开的心态听他们说,在面向观众的时候,他们更专业。”

付佳的著作有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《大腕》《李米的猜测》等,在她看来,制片人不分男女,干的活儿都相同。但制片人十分检测一个人的才能、胸襟、人情世故,甚至连精算的才能都要把握。

付佳建议,对刚刚结业的年轻人来说,经历远远不够,假如想做制片人,不要一开始就应聘所谓制片人的职位,不妨先做许多的实践工作。“女人做制片人有优势,便是耐性很强,工作坑你把你压得特别弯,可是折不了。”

怀孕5个月,每天工作时长16个小时

30多岁的丁珊珊现已是一名制片人,她的困惑是,膂力有些跟不上。制片人是一个全方位的工种,从前期创作到中心拍照再到后期发行,悉数要跟。最让她难忘的是2015年的一部戏,北京12月的冬季,有一场戏要拍一整天的外景,“北风直接穿透我的羽绒衣,我其时现已怀孕5个月”。剧组还要赶周期,丁珊珊每天工作时长16个小时以上。

查询显现,67%的女人制片人在工作中感受到性别的限制,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。而女人制片人的家族和朋友,看好这个工作的仅有14%。

陈洁40岁创业时,跟合伙人说:“我有小孩,会有许多时间归于我的孩子,假如承受,咱们就合伙。”

陈洁说:“一切选择背面表现的是你怎么认知自己和国际的联系。我一起也很热爱工作,所以我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跟他讲了,你有一个很热爱工作的妈妈,请你承受这样的妈妈。”

谭芷珊有两个孩子,“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”在她看来是个伪出题,因为她的家庭和工作是分不开的。“这个工作比较自在,孩子很小的时候我就让他来片场,去不同的当地,看不同的人,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看国际的方法。并且他们会知道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在干什么,也会感触到我是一个热爱工作的人。”

不要透支自己,制片人应该做长时间主义者

在大众印象中,关于女人制片人的优势,排名最高的是社会公关才能,此外,还有资源整合才能、艺术鉴赏才能等。

独立制片人小路(化名)曾经是一名编剧,她相信只需有好内容,就能做出好著作,但当了制片人后发现,跟她聊项目的可能是一些不懂剧本的人。这就牵涉到应付,而作为一个有交际惊骇的年青女孩,她有些莫衷一是。

“我无所谓熬夜,别看我瘦弱,我是练拳击的,熬两晚没问题。可一个投资人说让我去酒店开个房间渐渐聊,我没去,项目也就没谈成。”小路说,“期望像跟我相同遇到这种奇葩事情的女同胞们大胆说出来,更要保护好自己。”

阿里影业制片人鲁岩是制片专业结业,从2004年开始工作生涯,曾作为制片人参加电影《赤壁》《非诚勿扰》《铜雀台》等多部影片,后完成爱情喜剧《傲娇与成见》和成功“破圈”的电影宣传片《啥是佩奇》。

“我简直干过剧组里的每一个工种,从制片助理到导演。”鲁岩说,自己是因为热爱才入行,而制片人的人物能让她有欲望去把握与电影相关的每一个东西。在拍照《啥是佩奇》时,要和谐中国、英国、美国三个时区的工作,她还要留出时间带孩子睡觉。虽然累到嗓子眼朝天,她第二天还是满血复生,“我特别想学一些东西,像海绵相同拼命吸水。”

跟着年纪渐长,鲁岩开始觉得不要透支自己,制片人应该做长时间主义者。“我相信这个工作是经过继续的堆集带来价值的。许多美国女导演四五十岁还能拍很好的爱情喜剧,一些制片人到了五六十岁才刚刚进入黄金时代。”鲁岩说,“这个职业不是大家幻想的那样靠吃芳华饭,或者是到了一个阶段没戏可拍。全体的社会心态不要那么焦虑,需要慢下来,想想怎么给生活做减法,自己的优先排序是什么。”

记者 蒋肖斌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广东成考网 > 不吃芳华饭,女人做制片人的优势便是耐性强
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右侧广告位一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